欢迎光临南通大学附属中学!
设为首页| 联系我们| 加入收藏
正在加载数据...

书香润泽心灵

——我校两名同学获市中小学生读书节征文比赛一等奖

作者: 来源: 发布时间:2019年01月25日 点击数:

近日,南通市教育局公布第五届中小学生读书节征文比赛结果,我校高三(10)班吴玥妍和李晓同学的征文《文艺发展需要更多的“王国维”和“苏缨”——读〈人间词话精读〉有感》、《有鸟漫过纯净苍穹——读〈飞鸟集〉有感》获得高中组一等奖。

德国大文豪歌德曾说“读一本好书,就是和许多高尚的人谈话”。寒假来临,希望更多的同学能做到与大师对话,与高尚为伍;与经典为友,与博雅同行;开拓视野,净化心灵。与书相伴的假期,一定充实;与书相伴的人生,一定精彩。

 

附:

 

文艺发展需要更多的“王国维”和“苏缨”

——读《人间词话精读》有感

高三(10)班  吴玥妍

案上搁着的一本苏缨的《人间词话精读》,激起了我的兴趣。书页在夏风里翻飞,那些或婉转缠绵、或豪放旷达的锦句词章、轻柔雅乐,恰似一株幽兰,于流年深处,逶迤而来。

一人,一书,几言“格调”,大多以玄解玄,王国维却破旧立新,于《人间词话》开篇就抛出了全书的核心概念:境界,将它视为创作原则、批评标准,论断诗词的演变,评价词人的得失和词品的高低。可也正因处于新旧时代与中西学术之交,“境界”这一概念的模糊性,使历来研究《人间词话》的学者言人人殊、莫衷一是。

《人间词话精读》这本书让我认识到王国维所言“境界”,绝非传统意义上的“精神境界”或“精神修养”,而是叔本华美学体系的一件中式外衣。换言之,便是王国维熔中西美学、文艺思想于一炉,突破清代文坛某些学派的门户之见,独树一帜。王国维词的“境界”是指词所营造的一个艺术幻境,使读者沉醉其间。如此想来,王国维所谓“五代、北宋之词所以独绝者在此”的道理便可以讲得通了。

古人谈诗论艺,或言“神韵”,无不精工富丽。清代推崇以姜夔、张炎为榜样的浙西词派和常州词派,以及时人填词多学南宋姜夔、吴文英而不师北宋名家的小令的词坛风气,便是王国维提出的“近人以南宋之词可学,北宋不可学”的缘由所在。于是,王国维突破浙西词派、常州词派的藩篱,强调伫兴之作,写情语,写景物,只要真切不隔,有境界,便是好词。这样的突破,引领了后代的文艺创作。

与此同时,我从苏缨的解读中认识到,《人间词话》是王国维针对清代的词坛风气,与当时词坛名宿和曩昔词坛大家的一场隔空对话。苏缨认为王国维自是喜爱北宋小令浑金璞玉的风格,更多的仰仗纯粹的才力,几缕荷风,一地月光。而苏缨的这本《人间词话》的随文讲解,比之前人,确有耳目一新的意味。她着力将《人间词话》放进哲学、美学与时代的坐标里,同时融合了中国传统诗论及西方美学理论,依据晚清一代的文学背景,发前人所未见,细致入微,切中肯綮。

如苏缨所言,《人间词话》是中国近代最负盛名的一部词话著作,尽管它处于新旧时代之交,作者为了指出晚清的词坛风气与流弊,往往有难以自洽的地方。但,时至今日,时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时代,我们仍需要《人间词话》中的诗情画意来抵抗现世商业文化的庸俗和弥补传统文化的匮乏;我们仍需要有两位大师的那种开放的态度、融合的理念和敢于突破的精神,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,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进文化。

文艺发展需要更多的“王国维”和“苏缨”。

 

有鸟漫过纯净苍穹

——读《飞鸟集》有感

高三(10)班    李晓

三言两语,清丽自然。这是我对《飞鸟集》最初的印象。

就是这样一部极简淡的诗章,在五冬六夏的时间淘洗后,仍然珠圆玉润,闪耀着万丈光芒。

也就是在这样的璀璨芒焰里,深蕴着夜阑裹藏的绰约星辉,秋叶滋养的生生不息的生命,晨曦与露珠朝圣的不朽爱情,以及纯净苍穹下,不知是飞鸟还是旅人漫过所弥留的痕迹。

翻至末页,我的脑海里仍停留着一片天空,或者说,只剩下了一片天空。

这就是它的魔力所在。在抚卷途中,最初的浮躁伴着书页的划动而逐渐消散,好似被一首首长短句摄入了一般,吞吐出无限安详。心灵在一点一点澄净,眼前的画面也就豁然开朗了起来。我成了一个旅人,被指引着去领略纷纭変幻的风光,在惊叹的同时却又怀揣着似曾相识的异样情愫,朦朦胧胧。而作者,我的引路人,一个漂泊已久的漫漫求索者,在旅途的最后一程轻轻道,这些全然源于我的内心。

由此,我才顿悟。《飞鸟集》不只是一个诗人对世界的思索,它的主旨还在于唤醒和启迪。作者将穷其一生探索到的美好埋进纸页里玉韫珠藏,与此同时,又如一只携带火种、自由翱翔的飞鸟,播撒下一颗又一颗希望的种子。当我读书,我在挖掘,我在思考,我在回忆自己在这个世上所遇到的相似的美好,而火种悄然萌芽,它沸腾了我生而为人特有的浪漫骨血,拨开被尘俗污染的部分,唤醒了心灵深处的那片净土,归还了我一片纯净的苍穹。

原来我也曾目睹群星璀璨,当缺月匿于云海;原来我也曾见证一朵花的兴衰,盛夏的新荷变成了莲子浑圆;原来我也曾沐浴晨光,清早的第一缕空气吸入肺腑时更让人感到活着的真切;原来我也曾为晚霞垂泪,对易逝的时光不舍而留恋;原来我也曾憧憬不朽,前人的故事总在回味里荡气回肠;原来我也曾敬畏生命,在黑夜结束之后,在黎明降临以前。

只是人是一个善于缩小拥有、放大渴望的生物,没有谁会满足于太阳日复一日的朝升夕落,没有谁会甘心于年复一年的花开花败,在欲壑难填里,遗忘成了每个人的通病。我们忘却了太阳给予的初生的幸福,忘却了雨露滋养甘霖,忘却了山河星斗,忘却了生活与深情。

幸运的是有《飞鸟集》这般有血有肉的温情存在,那些被囚于遗忘深处的宝藏被再度打捞,而这次我将永远珍藏。我将感谢每一个清晨的苏醒,每一次四季的轮回;我将不断阅读,不断把握重寻自我的机会;我将常怀热忱,永远浪漫,即使生活充满磨难,我仍将不为所动,饱含深情地爱上这个世间。

我也将永远铭记那个午后,曾与一只飞鸟邂逅,就此纯净了整个苍穹。